快捷搜索:  as  xxx  test  as and 1=2  as and 1=2#  as and 1=2-- -

绿茵上的萧11狼:我等到头发也削了

萨拉赫

作者:萧十一郎

开斋节(15日)的那一天晚上,萧十一郎和西门吹雪难得放假,约定在一个人潮拥挤的地方品嚐宵夜。

那一天,萧十一郎暂时搁下磨割鹿刀的工作,西门吹雪也以时髦穿搭,亮相于众人面前。

我俩就在一家不太起眼的档口享受宵夜。我边吃边观察四周环境,看看有没有遇到江湖上的老朋友,其中开盘帮帮主杜勃,是萧十一郎希望遇到的。

为什么是开盘帮?帮主杜勃又是何方神圣?有机会再告诉你吧。

你想知道西门吹雪又如何吗?只见他沉默不语,就是一直吃而已,彷佛眼前的宵夜,是他西门吹雪这辈子吃过的最棒的宵夜?

是不是这样?鬼知道。我又不是西门吹雪。

男子和中国报

档口附近有一档卖书报的小档口,喝一口水仙茶过后,我看到一个约莫50岁的男子,一边掏口袋一边对档主说:老板、给我一份中国报晚报。

档主回答说:开斋节休息一天,没有出报纸。

男子掉头就走,还喃喃自语说:是喔是喔,我都忘了。

看到这一幕,萧十一郎也理解这个男子的感受:当你兴致勃勃去期待、等待或领取某样东西,但却因故而不能如愿的时候,那种失落感是很深很沉的。

这就像Engkaulah yang aku cari,或者也可以说Engkaulah yang aku nanti,可最后是找不到、等不到。

张学友说,我等到花儿也谢了,萧十一郎在想,也许那个买不到中国报晚报的男子会说:我等到头发也削了。

同样是这个男子,他也令我想到埃及球迷,对乌拉圭的第一场比赛等不到萨拉赫上场,下一场萨拉赫会登场吗?

我怎么知道?我又不是埃及教练或队医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